陆贻清-拾海

人物#

小男孩,小女孩

这是件很奇怪的事情,没有谁规定黑色的云一定要下雨,白色的云就暂时不用下雨,囿于非物理学世界的小圈子,想到的可能是宗教信仰的符号解释。我不喜欢。我喜欢实在,喜欢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生命的不确定常常挑战我的思考极限。

剧情#

第一幕:刚吃完饭,两个人在路上走
第二幕:路过水沟的时候,小女孩突然把汪君相推到坑里
第三幕:小男孩受到惊吓,小女孩则手叉腰哈哈大笑


场景#

晚饭时间,海经贸车站旁边,有条干水沟,远方有日落

爸说,有机会去看看海,去看看涨潮和落潮。我羡慕我的一个好朋友,他来自南方,去过好多地方,看过好多风景,最美的,是他看过好多海。

参考#

图片 1

Paste_Image.png

图片 2

Paste_Image.png

图片 3

Paste_Image.png

图片 4

Paste_Image.png

图片 5

Paste_Image.png

图片 6

Paste_Image.png

两年前,在这样的傍晚,我大多数都会坐在长椅上,拿着刚刚买好的纸杯饮料,慢慢啜饮,看来来往往的人,就像以前日志中写到的那样悠闲,自在。

风穿过略微茂密的柿子树,越过铁皮做的垃圾桶,顺便带下了不小心未投进去的包装纸袋,袋子飘忽落在地上,没有清脆的声响,这个世界此时是安静的。

灰色云负责下雨,白色云负责接班,黑色云完成使命香消玉损了,白色云便开始变得低沉,变得谦虚,慢慢地变成了灰色的云,于是形成了循环往复的过程。我称之为黑白交替产生了雨的循环,生命的供养。

今天,海上的风吹来的湿气落在地上,变成了雨,雨过天晴,潮气像鲨鱼吞象一样,似乎将整个世界都生生吞下去,包裹在他的血盆大口里。我没有看过大海,只透过车窗偷偷的看过长江的广阔。

当你出生到长大成人,到行将朽木,可能都在想明天要做什么,或者下一秒要做什么,而对下一秒要发生什么一无所知。所以隐藏在意识深处的不安会让你在深夜里突然醒来,抓住被子,或者感受到室温的舒适或者不舒适,或者身体给自己的任何信号,你才会觉得有些确定的存在,就是存在感的重新找回。

风起时,云飞的很快,我最喜欢的是分了层的云,高低不同层的云运动的快慢不同,透过较低层的间隙,你可以音乐看见上面的云层在慢慢的挪动,往往,最下面的那层是灰色的,上面那层是白色的。

风的尾巴吹到了我的脸上,然后带走我的思想和疑惑,扶摇直上,进入城市的喧嚣中,便再也不回来了。脑袋剩下宁静与未知的恐惧。

人们总是缺少存在感,也总在寻找存在感。我也是。感官的存在感很实在,看得见,摸得着。但是也很危险,当你看不见摸不着的时候,你就会心慌,比如红外我们看不见,很小的很远的东西我们看不见,真空里有什么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们会心慌。

海的广阔,潮水的澎湃,我只能凭借想象来完成对接。不过,我看过云的汹涌浩瀚,风未起时,云还是在慢慢移动,可以称为挪动。排排的云在不同的天气里会有不同的组合,不同的形状与不同的组合构成了云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