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埃塞贵宾旅行社会科学界联合会面行走埃塞俄比亚的那段日子,行走的光阴

  “和埃塞贵宾旅行社(Grand Holidays
Ethiopia
Tours)的合作非常愉快!他们反应迅速,尽力满足团队合理要求,亲力亲为,给客人留下深刻印象。期待下次合作!”——北京华远国际旅游有限公司

第一篇:埃塞,我来了!

     
今年国庆节,是我最开心的假期,静静地和先生相处,静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同学聚会回来,我没有说太多的关于聚会的细节,只是,三十年的岁月磨去了每一位少男少女的棱角,我们皆风华不在。但透过每一双眼睛,我发现,几份淡定,几份沉稳与几份自信写满了大家的脸庞,几份成熟更是如此地笃定。

       
今晨,吃完早饭,先生上班去了,我则选择步行去菜市场采购。多年了,很少有这样的坚持。一路上,我悠悠地逛着,慢慢地瞅着,心中陡生感慨,这个让我居住了多年的小城却是如此的美好。

       
眼下正是寒露时节,天气格外晴朗,风从不远处的湖畔吹来,掺和着大街小巷里散发出来的阵阵花香——这是我早已熟悉的小城气息。随着风儿,它弥散在城市的上空,弥漫在我的周身,让我顿时忘却了人世间的一切纷扰,剩下的只有温馨与祥和。

       
驻足沉思,抬头远眺,这个小城透着几许沧桑,几许爱恋与几许厚重。或许,她就如我们的心灵一般,平静背后隐秘着一种说不出的涌动:每一个人都在为生活奔波,为儿女操心,为事业努力······

       
买完菜,从菜市场后门出来,我悄悄地踏上了一条水泥小路。说心里话,我还真不知道这条小路的名字,路面崭新,可能是刚铺的,依稀记得以前是土路,核查低保时来过。几只鸟儿悠闲地在城中的菜地里盘旋;嫩绿的菠菜、韭菜、青蒜、大白菜郁郁葱葱;一位大婶弯腰在田地间忙碌。我靠近她,她抬头瞅了瞅我:有人要进养老院吗?

       
正当我一头雾水,不明白大婶说些什么时,只见她指了指身后的两层小楼说:“这是益寿养老院,进去看看吧,条件不错。”

        今日,也确实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看就看看吧。

       
这是一座上下两层的小楼,每一层三间,院子里另外还自建了三间简易平房。大婶告诉我,她在院里做服务员已经八年了,这里共收养了26位老人,生活能自理的,每人每月600元,生活不能自理的,每人每月800-1000元不等,这要根据各人的情况而定。大婶领着我,一个个房间察看,一位位老人介绍,房间里倒是整洁、干净,老人的身上也比较清爽、利索,只是,我发现他们的一双双眼睛无神无光,身体康健的、有恙的皆是那种左顾右盼的神态。拉着一位老人的手,我问他在这里生活得怎么样?他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好!好!孩子们都出去打工了,老宅上也没人,将就着过吧!

     
 走出小院,我心情莫名地沉重起来,但也说不清个中原因。我只觉得,小路两旁蓬勃着的一些花草,不再惹眼,不再有清香的味道扑面而来。它们拂过我的脚踝,我只见它的苍凉与枯萎,而不见它的嫣红与葳蕤。

       
到了小区的花坛前,一株淡蓝色的小花进入了我的眼帘,它隐秘于绿草间,是那么的温和与静谧。这花坛,存在于我眼前已经多年,我怎么今天才发现此处的这份美丽? 冬去春来,不管我在意与否,它是否一直在这里张开花瓣,面向朝阳,绽放着一种自由自在地闲情?

       
窗外,秋阳透过钢筋水泥的间隙投下一片金黄,几个留守的女人在楼下的车库旁闲聊着,我不知道她们聊些什么,笑声回荡在小区的上空。再远处,父亲般的一位大爷,蹲在花池里,拨弄着自己栽下的几棵葱蒜,我见过小区的物业曾将大爷的“自留地”清了又清,现如今大爷还是将它们侍弄起来。秋风掠过花池,大爷的葱香蒜味呼啦啦地飘进窗台,一阵清新,一阵淡雅瞬间注入心扉。

     
 我突然明白,等我老了的那一天,我也会如养老院里的老人、楼下的大爷一样,执着于自己的世界,在清静的时光里,丰富地、孤独地行走着······

  “在埃塞贵宾旅行社的大力帮助下,我们得以完成了2017年4月的埃塞俄比亚南北方之旅,了解了当地的风土人情,摄取了大量有意义的照片,收获颇丰。埃塞贵宾旅行社早在2009年就得到美国《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杂志的‘全球最佳探险旅游公司’评级,此次通过对我们的接待得到验证,名不虚传。他们在为我们量身打造的特别旅程安排中详尽介绍了相关信息和行程,提供了正规的车辆保证,不论司机和导游都能尽心尽力为我们提供贴心的服务。特别是为保证摄影的特殊要求所做的特别安排和调整,都恰如其分地满足了我们的要求,使我们能够创作出比较好的作品,得到大家的称赞。在旅行之余,
我们拜访了埃塞贵宾旅行社设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的公司驻地。我们发现该公司具有一定规模,公司管理有序,职员工作得体,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我们认为,埃塞贵宾旅行社是一家值得信赖的旅行社!”——刘铁城、郑丹阳

(这是作者用自己在埃塞行走了20多天的亲身经历,用朴实的语言,详实地写成的一篇图文并茂的旅行攻略。)

  以上,是客户们对埃塞贵宾旅行社的评价,您可以从中判断出该社的好坏。

图片 1

图片 2
 

2017年新年的第二缕阳光还没落下,我从杭州出发,向着神往已久的东非——埃塞俄比亚奔去。

  下面,我们分享一篇来自客户左昊天的游记:
 

这之前,埃塞俄比亚这个被东非大裂谷贯穿、有着“非洲屋脊”之称的国家,对于我来说只是地图上一个从来都没有注意过的标识。很多年前,只在《国家地理》杂志和一些摄影网站上看到过关于这个国家的一些照片。

同埃塞贵宾旅行社一起行走埃塞俄比亚的那段日子
 

直到去年9月,一位资深旅行家朋友来告诉我,这个国家有世界上最原始的非洲部落,有世界上最震撼人心喷薄了上万年的活火山,有五色斑斓的硫磺钙化池、有“天空之镜”盐湖的落日和望不到头的驼队,还有用整座岩石凿成的世界八大奇观的独石教堂……

  去年10月,我与团友一行7人参加了埃塞俄比亚的拍鸟旅行。算上本次,我已经是第3次来到埃塞俄比亚。地接名字叫Melkamu,是个很负责的人,会英语、德语、阿姆哈拉语,初次见面打扮得也比较正式。在时间观念上,Melkamu与司机Mulei算是在我见过的本地人中相当守时的。

图片 3

图片 4
这是一张在休息时我抓拍Melkamu的照片

朋友的话对于我这个“爱旅行,已病得不轻”的人来说,如同一种梦境的指引,使我产生了强烈的所向和所求。

一、初探阿瓦什
  一行人开始了埃塞俄比亚的旅行后,我们先向东南阿瓦什国家公园(Awash
National Park)方向拍摄。

已经有很多年了,随着年岁的增长,自己觉得已经不会为了某件事情而激动得“说做就做了,说走就走了。”没想到,这一次朋友的一个简单介绍竟会让我如此的血脉偾张。

图片 5
阿瓦什国家公园中的景致大多数时间是如此的

接下来,我很快地在网上订好了机票,而且,还在半个月之内订好了在埃塞俄比亚游玩时要乘坐的二次内陆飞机票,连去原始部落采风、看火山请当地的向导和警卫保护的定金也全部付掉了。就怎样,我以神速的“说走就走”的态度,把自己逼上了一条义无返顾之路。

  这个公园有很多有趣的生物,应该是世界上比较容易同时见到五种鸨类的国家公园。当然也只有在这里,当你运气足够好,才能把这几种世界其他地方少见的物种凑齐。虽然此次之行没见到那么多种,却也近距离看到了灰颈鸨、佛法僧、犀鸟、太阳鸟和几种蜂虎。公园很大,想要看较多的物种,建议花费一天的时间。雨季刚过的时候,成片的绿草刚刚发出嫩芽,开出小黄花,这是一种别样的体验。

图片 6

图片 7
笔者与灰颈鸨的邂逅
 

令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订完了机票、住宿和一些旅行的准备以后,我那只曾经在二年前骨折过的左脚,莫名其妙地疼痛了起来,后来发展到腰和腿一起痛,痛得一下子都不能走路了。

  公园的中心有一家当地人开的旅馆,旁边傍着一个瀑布,算是周游这个公园不错的落脚点。里面有一种本地食物——英吉拉配烤牛肉,一定要尝试下。在水少的季节,瀑布下的岩石上会趴着晒太阳的尼罗鳄;雨季过后,则会有成群的织雀衔草筑巢。总之不同的季节,物种的差异还是有些的。

出发的前几天,家人劝我不要去了,我自己也一直沉浸在去与不去的纠结之中。

图片 8
旅馆靠近公园的中心,有二层的小楼

想想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平时,一直认为自己的心态很年轻,可是再怎么年轻,也挡不住时间加速度的步伐。曾经觉得离自己还非常遥远到岁数,一眨眼已都落在了身后。再看看自己现有的身体状况,与前几年相比,那也是大不如前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去自己向往的地方走走看看,那真到了走不动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图片 9
旁边是流经公园的小河形成的瀑布

图片 10

图片 11
瀑布底部趴着的尼罗鳄
 

在经历了数番思考和心理挣扎之后,我毅然地去防疫部门打了黄热病疫苗,口服了预防霍乱的药,备上治疗恶性疟疾的青蒿素,怀揣着国际防疫组织统发的“小黄本”,还带了小半箱子治腰腿痛的药,吃着止痛片,一咬牙一跺脚地出发了。

二、未知的前路
  我们辗转亚的斯亚贝巴一路向北,去看看青尼罗河瀑布(The Blue Nile
Falls)源头、瑟门山(Simien Mountains)以及岩石教堂(Rock-hewn
Churches)。(这里会涉及到埃塞俄比亚的一个人口分布状况,大致分为三四个大的部族,虽是一个统一国家,但是部族之间的主张会有所不同,所以当时我们讨论了一些情况后,确认没问题才向北前行,当然合作的埃塞贵宾旅行社也有足够的实力可以在北部继续安排我们的行程。)

在埃塞俄比亚的那些日子里,当我在乌漆麻黑的夜晚,双脚无力(因为吃止痛药而产生的麻痹)艰难地走在高低不平通往火山口那黑得油光铮亮、像砂糖壳一样发脆的岩浆灰上,我曾担心自己会一不小心踏碎了这脆弱的中空岩浆层,失足掉进滚滚翻腾的火山岩浆里。晚上,睡在火山边低矮破脏的屋棚里,听不远处火山岩浆喷薄时,发出的巨大的像锅炉在开锅的“泊泊”声,我一遍遍的问自己,明天我是否还能活着赶路?

  我们飞到了北部的一个城镇巴赫达尔(Bahir
Dar),落地以后,觉得这边的历史要比南部厚重。在17世纪或更早,宗教的发展为埃塞俄比亚留下了许多至今都让人叹为观止的遗迹。

图片 12

  巴赫达尔旁边的塔纳湖(Lake
Tana)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湖泊。清晨,会有很多水鸟林鸟在湖边吟唱。在一些季节,湖边也是各种织雀筑巢求偶的好时光。

感谢上帝!虽然这一路有坎坷、有惊险、有艰难,但都有惊无险地被我一个个地克服了,磕磕绊绊地走完了全程。而在行走过程中所遭遇种种艰辛、刺激、美好和感动使我终身难忘。

  之后我们又去了贡德尔古堡(Gonder
Castle)。17世纪,埃塞俄比亚皇帝法西利达斯(Fasilides)将国都迁到这里;17-19世纪,这里是埃塞俄比亚的宗教和艺术中心;现在则是成为农产品集散地。在这座城里,有著名的法西拉达斯城堡以及王宫建筑,虽然后来遭到战争破坏,但是至今依旧有几栋保存较好的城堡可以观赏。巨大的门廊,旁边矗立着的狮笼貌似还在传来阵阵雄狮的吼叫,也不知道历史在何时定格在那一刻;故人,昔日的繁华都渐渐褪去色彩,只有那一座座依然耸立的古堡仍在那里诉说着曾经的故事。

因为,这是一次难忘的时间流转的体验,是一次超越生命起伏的路途。

图片 13
古堡入口的世界文化遗产标志

图片 14

图片 15
经岁月的磨砺,有些已经残破不堪
 

图片 16

  巴赫达尔不仅仅是前往贡德尔的转折点,也是前往青尼罗河源头的一个转折点。雨季来临,在青尼罗河瀑布有机会见到河水从近55米高的裂缝处跌落形成的彩虹。

图片 17
据说沿着这条河,慢慢的你就和白尼罗河(The White
Nile)汇合,走去埃及,汇入地中海了

三、瑟门山
  瑟门山国家公园(Simien Mountains National
Park)被列为联合国自然文化遗产,我觉得最最重要的便是山上住着一种特有的动物——狮尾狒。每天早晨,成群的狒狒从山崖向上爬,来到山顶处,晒太阳,吃草,抓虱子,好不热闹。这里的狮尾狒日子过得还是蛮惬意的,至少当你靠近时,他们对你的态度就是爱理不理,最近可以到两三米的距离。但是为何每日清晨他们选择从山崖爬出来?询问一番后才弄清,豹子这种天敌逼得他们只能选险峻的地方藏身。而这种狒狒的特别之处,不仅仅是尾巴,雄性头领除了出众的发型,还有那血红的标志。

图片 18
刚刚爬到崖顶的一只未成年狮尾狒眺望着远方的峡谷
 

  在这片高山草地,水草丰沛,除了狮尾狒,还有非洲鵟、胡兀鹫等鸟类时不时的翱翔,有时在路边可以遇到厚嘴渡鸦或者非洲地鸫等等。

图片 19
瑟门山顶的旅馆,在晨光下被唤醒

图片 20
离开瑟门山时,油菜花田,在蓝天白云下的景致
 

四、自然的雄浑,来到历史的洗礼
  离开了瑟门山,我们前往历史悠久的拉利贝拉岩石教堂群(Rock-hewn
Churches of Lalibela)。

  据说,12世纪,埃塞俄比亚第七代国王拉利贝拉呱呱落地的时候,一群蜂围着他的襁褓飞来飞去,驱之不去。拉利贝拉的母亲认准了那是儿子未来王权的象征,便给他起名拉利贝拉,意思是“蜂宣告王权”。当政的哥哥哈拜起了坏心想要毒杀他,被灌了毒药的拉利贝拉3天长睡不醒。在梦里,上帝指引他到耶路撒冷朝圣,并得神谕:在埃塞俄比亚造一座新的耶路撒冷城,并要求用一整块岩石建造教堂。于是拉利贝拉按照神谕在埃塞俄比亚北部海拔2600米的岩石高原上,动用5000人工,花了30年的时间,凿出了11座岩石教堂,人们将这里称为“拉利贝拉”。从此,拉利贝拉成为埃塞俄比亚人的圣地。至今,每年1月7日埃塞俄比亚圣诞节,信徒们都将汇集于此。

图片 21
夕阳中俯拍的十字教堂

图片 22
十字教堂的侧颜
 

  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圣乔治教堂(Bet
Giyorgis),以诺亚方舟为载体,最下边底层刻有当时从陆地叼回树枝的鸽子,教堂的左右两侧刻有窗子却是封闭的。整个教堂浑然一体,构造紧凑。来来往往朝圣的人不断,但想进教堂,是要赤足而行的。教堂外边有一个洞窟,里面存放着当初修行的一些人的尸体,当然也有些洞窟可以给远道而来的提供临时的休息点。

图片 23
前来祈祷的信徒
 

  下午我们来到了一处山谷,这里有一家比较文艺的餐厅。当然在这里,也翱翔着胡兀鹫、白背兀鹫、非洲鵟等猛禽。山谷风带来的上升气流,让这些猛禽翱翔于峡谷间,却好似翱翔于你的面前。

五、亚迪斯亚贝巴返航
  也许在中国,你熟悉了北上广的繁华,但是埃塞俄比亚的首都可大不同。在这里,我经常去的就是广州大酒店吃中国菜。除此之外,不得不提到的就是他们国家博物馆中的露西少女骨骼和街边各有特色的咖啡店咯,尤其是耶加雪啡。

图片 24
耶加雪啡,一家只卖咖啡不卖豆的咖啡店

图片 25
在咖啡店站着闷一口咖啡

图片 26
当时笔者正在一家古董店里看到了锯齿鲨的骨骼,于是摆出POS来了一张合影
 

  感谢埃塞贵宾旅行社给我们带来了不错的旅行体验,希望以后还会有机会合作,毕竟南部的唇盘族部落和最北部的“地狱之门”活火山还没有去看看呢!非洲旅行就是一场探险,艰苦并收获着。
 

更多美图请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