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个儿校第二批退伍同学复学,图片遗闻

  8月15日,王锦雁和哥哥王锦鸿走过两根细木搭架的简易木桥,去学校打听开学的消息

  “叔叔,你知道什么时候开学吗?”在甘肃舟曲特大洪水泥石流灾区的县委、县政府统办大楼下,一对不满10岁的兄妹拦住记者,询问学校的开学日期,两人的眸子发亮,充满渴望。 10岁的王锦鸿和8岁的王锦雁兄妹分别在舟曲县城关第一小学读三年级和四年级。在舟曲县城的学校中,受泥石流灾害冲击最大的是舟曲县城关第一小学。城关一小位于泥石流主线上,泥石流从操场上冲出一条深沟,涌入白龙江,教学楼或被掩埋,或被掀翻,教育教学设施全部冲毁,荡然无存。记者跟随这对小兄妹来到他们在重灾区瓦厂村的家中。积水淹没了通往他们家的道路。在一长段低洼处,两根细木在水面搭架起了一架简易木桥,兄妹俩走在上面摇摇晃晃,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掉入没脚踝的水中。王锦鸿和王锦雁的家中贴满了奖状,桌上堆着他们的课本和作业本。小兄妹的大妈王奂英告诉记者,兄妹俩学习成绩非常好,王锦鸿是全年级第一名,王锦雁也名列前茅。“遭灾的这几天,两个孩子几乎每天都要写一篇作文,小锦雁经常看着自己的奖状、抚摸着自己的课本发呆。” “我多么希望我的家乡如此美丽:这里有花的芬芳,草的嫩香,水的清澈和飞鸟徜徉……”小锦雁在自己的一篇作文中写道。 “一位名人曾经说过:‘困难是情的试金石’。8月9日,我的朋友谢红明向我妈妈的手机上发短信问我是否平安,我深受感动,他让我在真正的困难中感受到了友谊的温暖。”小锦鸿在作文中写道。在一处被泥石流冲毁的废墟,这对小兄妹突然不说话,显得很伤心。“你知道吗,孙家英、李春、李娟都死了。他们是我们最好的同学和伙伴,我们的爸爸妈妈们关系也很好,经常在一起聊天,大人都很喜欢我们。妈妈说他们去了天堂,可我再也看不到他们,他们再也不能和我一起上学了。”小锦雁眼中闪烁着泪花。由于泥石流灾害冲毁和淹没了舟曲城关一小和城关二小,大批受灾群众被安置在舟曲一中和舟曲三中,当地学校将开学时间推迟了10天,目前当地教育部门正积极采取措施,力保中小学顺利开学。新华社记者崔峰 张钦 连振祥报道

  8月15日,王锦雁和哥哥王锦鸿在舟曲家中复习功课。

  8月15日,王锦雁在抚摸自己的课本。

  8月15日,王锦雁和哥哥王锦鸿在舟曲参加哀悼遇难同胞仪

  8月15日,成绩优秀的王锦雁在家中看自己的奖状。

  8月15日,王锦雁在同学家的废墟旁祭奠自己的好伙伴。

  8月15日,王锦雁和哥哥王锦鸿坐在校园附近的一片废墟前,担心无法开学读书。

校刊讯
四月6日午后,校武装部在逸夫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楼举行作者校第二批退伍学生复学应接会。校党的各级委员会副秘书陈立民代表高校应接那10名现役学生回到高校,继续他们的课业。校教务处、学生工作部有关担任老师现场解答了办理复学手续等退伍同学关心的主题素材。
会上,同学们汇报了他们在大军两年来的完美表现。据总计,作者校第二批入伍学生中,有4人/次立三等功,7人/次被评为优异战士,9人/次面前境遇记功,5人/次在部队入党。他们的变现受到了所在阵容的可观赞叹,高校还曾收到青海石狮某部队寄来的多谢信,信中特别谢谢社会学系金辉同学在军事的可观表现。

9月6日,王瑞和妈妈在课堂上听课。  

6岁的王瑞如愿上学了!他的“同桌”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妈妈陈天群。因为他是地中海贫血重症患儿,每天需要用10多个小时的时间注射治疗,身体非常虚弱,需要妈妈贴身照顾,他也因此每天只能上两节课。

来自四川的王瑞和妈妈租住在广西柳州市柳南区柳太社区的一个小平房里,父亲远赴外地打工。王瑞刚出生就被查出身患地中海贫血。从此,针管就一直“陪伴”着他度过童年时光。他每天有10多个小时在注射治疗,吃饭、玩游戏、出门,甚至是睡觉,他都要背着他“讨厌”的便携式微型注射泵。几年来,妈妈只送他去过一天的幼儿园。王瑞说,他非常渴望上幼儿园,在那里可以读书、识字、画画,还可以玩游戏;有老师,还有好多的小伙伴。那里是儿童成长的乐园,但妈妈却因王瑞终日要与针管做伴而不得不把他接回家。随着入学年龄的临近,王瑞上学的愿望愈发强烈,常常在屋里屋外上演着这样一幕:“妈妈,我去上学了。”王瑞背着书包出门,不一会儿,他又推门进来,乐呵呵地说:“妈妈,我放学回来了。”这是王瑞在跟妈妈玩“上学”游戏。他每次玩这个游戏都十分快乐,可妈妈陈天群心中却充满了酸楚。她心里明白,以王瑞这样的身体条件,根本无法上学,即便是王瑞能忍受身体的虚弱每天坚持上学,但会有学校愿意接纳王瑞吗?  

为了让儿子的游戏有一天能变为现实,陈天群和丈夫联系了多家学校都未能如愿。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广西柳州市柳南区柳太社区和社会各界的帮助下,王瑞终于圆梦了:9月1日,柳州市柳太路小学为这个一出世就被病痛折磨,但顽强乐观执著的儿童敞开了怀抱。 

柳太路小学特设了课桌椅让王瑞母子同桌,以方便陈天群随时照顾王瑞。尽管王瑞每天只能坚持上两节课,学校的很多活动都无法参加,但王瑞已经觉得很满足很快乐了。 

6年多来,为了照顾儿子,陈天群无法外出工作,只能靠丈夫在工地打工挣到的微薄工资糊口。她专门跟护士学了注射扎针,以便自己每天在家为儿子注射治疗减轻家里的重担。且为了给儿子治病,他们一家债台高筑,20多万元的治疗费,对于一个外来务工家庭来说是多么沉重的负担! 

2010年6月,柳太社区为王瑞办理了城镇医疗保险,减轻了王瑞一家的医疗负担。前不久,社区又为王瑞申请了医疗救助,让他得以到医院输血治疗。同时,一些社会各界的热心人士也给王瑞捐了款。 

目前,王瑞的病情仍在不断加重,心脏和脾脏受到了影响。医生说,如果不及时进行更加有效的治疗,王瑞将只能切除脾脏以保性命,但那又是一笔昂贵的费用。看着儿子在课堂上快乐求知的神情,陈天群充满了忧虑,对于未来,她不敢去想,她不知道儿子还能坚持多久,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儿子读中学、读大学……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摄

9月6日,在课堂上感觉不适的王瑞靠在妈妈身上。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摄

9月6日,第二节课结束,妈妈抱着王瑞回家。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摄

9月5日,晚上睡觉前,妈妈给王瑞扎针。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摄

9月5日,王瑞一边注射治疗一边写作业。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摄

王瑞(前排左二)和同学们在一起(9月1日摄)。  新华社发(黎寒池 摄)

在家中,王瑞在妈妈的指导下自学(8月25日摄)。 新华社发(黎寒池 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